BWCHINESE中文网

郑永年:男人世界里的女性政治人物

来源于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BWC中文网东方视点专栏作家 郑永年 2017-05-24 星期三

郑永年认为,在实际政治中,情感是针对大众的,而政治圈则是精英的,并且圈子并不大。在这个并不大的小圈子中,政治便是赤裸裸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情感不仅没有任何效益,反而被视为“愚昧”的手段。

前段时间网络流传一张网友恶搞的图片,是朝鲜的金正恩和韩国的朴槿惠坐在凳子上的一句对话,金正恩对朴槿惠说:“我搞了五次核试验,你养了五条狗,你怎么就被抓起来了呢?”从男女性政治的角度看,这张图片还是传达出很多有意思的信息。

的确,从表象来看,当今世界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女性全面参与政治的时代,但同时也是很多女性政治人物的悲惨时代。在欧洲,德国的默克尔和英国的特蕾莎·梅主导着那里的政治。如果默克尔继续当选,英国脱欧的过程就会成为两个女性政治人物之间的较量。要拯救欧盟,默克尔必须对英国的离开给予严厉的惩罚。

这个戏剧刚刚开始。也需要提一下的是,正在推动第二次独立公投运动的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Nicola Sturgeon)也是一位女性。在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候选人希拉莉尽管没有当选,但其所得总选票比当选总统特朗普还多数百万票。

亚洲一直被视为政治上极端保守的,但自民主化以来,很多女性政治人物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缅甸的国务资政(实际上的总统)翁山淑枝、台湾总统蔡英文和国民党主席洪秀柱,现在香港也出现了第一位女性特首林郑月娥。而在很多国家,女性部长或者担任其他重要职务的女性则更多。

不过,除了少数几个,女性政治人物的现状和结局并不很好,在东亚社会情况更糟。前不久朴槿惠因为受贿、滥用职权等数十项指控而被捕。而更多的女性政治人物尽管勉强能够应付局面,但也做不了什么事情。翁山淑枝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刚刚在缅甸执政满一年,就已经公开承认执政党表现逊于国民期待,并表示如果民众认为执政党做得不好,民盟会下台。

缅甸的穆斯林少数族裔罗兴亚人“被种族清洗”,这使得翁山淑枝更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西方媒体曾经把翁山淑枝视为“圣女般”的政治人物,但现在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台湾的蔡英文执政以来,也连连挫败,仅仅维持在一个勉强执政的水平。

女性纷纷投入政治领域,女性政治人物也常常以“高票”当选,轰轰烈烈地被推上权力宝座,这说明社会总体上对女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有着广泛且高的期待。但为什么会导致如此平淡的结果,或者牢狱之灾?如果涉及微观面,因素当然有很多,但从宏观看,其中一个最重要、也是最简单的因素就是:这个世界的政治仍然是男人主导的。在一个虚伪的男人世界里,对女性来说,除非有极端的手段,否则很容易成为误闯丛林的“小白兔”。

人类诞生以来也经历过母系氏族社会。那时的政治是怎样的?除了一些假设和猜想,人们不得而知。不过,自近代政治诞生以来,男性一直主导着政治空间,政治已经演变成男性的一种本能基因了。女性也偶尔会在政治领域出现。实际上,女性和男性同样具有政治基因。女性在幕后从政,宫廷政治从来就离不开女性,在很多场合,女性是宫廷政治的主角。女性也有从幕后走向幕前例子,但是绝少数。

中国唐朝的武则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政难,女性从政更难,其成功需要有更超常的手段,武则天杀人手段之残忍、之惨烈,不过,很容易理解。清朝的慈禧太后那么有权势,但也只躲在背后干预政治,形成了“慈禧太后模式”。

在西方,近代以来思想大解放,女性自己的政治意识强化,人民对女性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因此女性从政有着更广泛的社会基础,机会自然越来越多。当代女权主义的兴起更是改变了人们对女性的看法。在中国,毛泽东时代有“妇女顶半边天”的说法,当时的政府也通过一系列举措来解放妇女。

男性何时会让出政治空间给女性

但是,在西方女权主义最高涨的时候,女性的工资水平反而下行。就思想意识来说,西方妇女所处的社会环境要比亚洲等地区优越得多。中国“妇女顶半边天”的政策在解放了妇女的同时,也为女性造成了一系列的负面影响,主要忽视了男女之间的各种差别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妇女的地位也在“下行”。在政治领域,女性的作用仍然微乎其微。尽管在世界的大多数地区人们接受了女性政治,但政治仍然是男人的世界。
在什么样的条件下,男性会让出政治空间给女性呢?

其一,在男性之间的政治竞争分不出结果的时候,就给女性一个政治空间。男人们互相拼杀,不分胜负,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就会妥协把空间“让渡”给女性。在一些场合,女性是受男人“欺骗”的。希拉莉就被男女平等的表象“欺骗”了,那么多的男性政治人物哄着她,支持她,她本人也就被麻痹,最终还是输给了特朗普。

其二,在女性从政不会给男性的主导地位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的时候。这往往是一种人们平常所说的“花瓶政治”情形。在当代,像1980年代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和今天德国总理默克尔这样的例子非常少。她们不仅能够掌控官僚体制大局,使得男性政治人物不得不服从她们,同时,她们也赢得了民众的支持。

其三,在男性不想有任何变化的时候。男性要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但自己出面来维护会遇到麻烦的时候,需要女性来改变政治形象。欧盟国家的女性政治人物(尤其是部长)越来越多就是这种情形。不过,在那么多的女性加入内阁的情况下,这些国家基本上没有发生任何具有实质性的变化。这些国家的既得利益者继续受惠,但国家的情况一直在下沉。

其四,需要女性的“形象”来争取选票的时候。这里,女性政治人物更多地是作为“工具”来被使用。在日本的选举过程中,所谓的“美女杀手”就是这样一种政治工具。这完全是男性“荷尔蒙”政治的反映。而对女性选民来说,则把此理解成为女性政治的“希望”。

其五,民主与公平概念的传播。女性政治的出现和民主公平理念的产生和传播不可忽视。正如前面所说,这和女性本身政治意识的崛起,及男性选民对女性的接受有紧密的关联。

女性政治崛起的这些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女性执政成绩平平,甚至不佳。第一,执政难。现代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社会利益复杂化,声音多元化。无论是男性执政还是女性执政,都不会有很好的成绩。或者说,现代社会谁来执政都不会有很大的差别。这个原因也是男性愿意把执政权让渡给女性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在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里,实权仍然掌握在男人手中。韩国和缅甸是典型。韩国女性地位之低在亚洲是出了名的。尽管民众把朴槿惠推上了总统的宝座,但既得利益者的格局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当朴槿惠要触动这些既得利益的时候,她的麻烦就开始了,直到被赶下台。

在缅甸,政治基本上是军人的政治。尽管因为民主化,军人失去了亲自执政的合法性,但文人政府的出现并不表明军人退出政治舞台了,更不表明军人已经没有政治角色了。很多女性尽管被推上首脑宝座,但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掌控既得利益集团,掌控官僚机构。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机构根本不会在乎女性首脑,会继续我行我素。如前面所说,像德国默克尔那样的既掌控官僚机构,又能赢得民众支持的女性政治人物少之又少。

第三,情感和理性之间的矛盾。正如在其他所有领域,女性在政治领域较之男性更多地诉诸于情感。这种情感往往是“双刃剑”,情感是力量,很能影响选举,因为情感能够在人民中间得到共鸣;但另一方面,情感本身并非权力,在处理实际问题的时候,情感毫无用处,而需要的是理性。

在实际政治中,情感是针对大众的,而政治圈则是精英的,并且圈子并不大。在这个并不大的小圈子中,政治便是赤裸裸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情感不仅没有任何效益,反而被视为“愚昧”的手段。

那么女性政治的未来又会如何呢?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既然女性政治已经产生和崛起,并且有其本身的优势,女性还是会继续参与首脑政治,被推上首脑宝座。

第二,这个世界还完全没有达到一个“阴阳平衡”的阶段,男性仍然继续会主导政治。或者说,从女权主义的观点看,每个国家的诸多政治架构本身就是为男性设计的,女性在男人设计的构架中从政,需要花费更大的努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女性简单的参政远远不够,而且要对现存制度进行“改革”,使其“女性化”。

第三,女性要有效掌权,既要充分了解女性本身的政治本能性,更需要了解男人世界和男人的政治本质。女性政治还任重道远。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更多 《东方视点》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专栏介绍

《东方视点》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东方视点:传递最前沿的热点资讯,汇集知名学者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全球性问题。专栏特约评论员:秦晖、郎咸平、郑永年、詹文明、邱震海、夏斌、温铁军、郭生祥、江涌、余斌等。


推荐阅读

热门文章

更多


评论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