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CHINESE中文网

未来二十年,这些中国人真正的机会将被剥夺

来源于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 孙骁骥 2017-05-09 星期二

在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房价与收入比早就已经达到了惊人的70倍。城市化最终的结果是剥夺了年轻人未来二十年的真正机会。

广告

近期,国际咨询公司益索普发布了一份全球青年经济状况调查。其中的数据显示,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年轻人更加乐观,尤其是在中国等亚洲市场,24岁以下年轻人似乎都显得非常乐观。有79%的年轻人认为他们会比上一辈人拥有更好的机遇,有77%的人认为自己将获得职业成功的机会。

然而,这种乐观情绪却也有一层阴影。

据该调查统计,虽然对于自己的发展持有乐观情绪,但是只有不到48%的人对于他们承担养家的能力表示乐观,有57%的人认为自己养家的能力不如父辈。

这个调查数据与前面的乐观态度形成了一对矛盾。假如年轻人职业发展的机会更好,那么他们的收入和养家能力也应该更好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方面对前途有信心,但却对于个人收入和家庭财富增加缺乏信心。

这样的矛盾,实际上释放着一种令人忧虑的信号。

以中国为例,根据统计数据,影响家庭财富积累的最主要因素并不是职场工资水平,而是父辈的财富水平,而这种财富往往与不动产有关。职场新一代鲜能通过一己之力而完全不借助父辈的经济帮助而能够成家立业的。纯靠自己单打独斗实现经济独立越来越难。

如果年轻人普遍对于未来的展望是“前途光明,出路狭窄”,那么这样子的乐观实际上并不是一种真正的乐观,而更可能是由于不了解市场情况而产生的盲目乐观。随着进入社会开始工作,这种乐观情绪会不断的减少。在多年之后,真正的情况是:年轻人不仅不会感到对前途乐观,相反,很可能会失去奋斗的动力。

实际上,年轻人普遍感觉到“前途光明,出路狭窄”,这也就是一个社会彻底落入“中等收入陷进”的标志。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世界银行的专家学者因德米特·吉尔和霍米·卡拉斯(IndermitGill and Homi Kharas)基于一个长的历史视角从众多国家的经济社会转型实际中整理概括出来的,最主要是指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的经济体其进一步的经济增长被原有增长机制锁定,使之经济增长回落或停滞,人均国民收入难以突破中等收入水平线上限。

中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涉及到多方面的现实因素。一方面是经济增速的下行,从过去的高经济增速下降为6.5%到6.8%之间,并且还伴随着人口结构的“未富先老”。即是在较低的经济水平上,中国的老龄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与此同时,年轻人的财富水平却无法突破中等水平的上限。

早在2010年,中国的老龄化已经走入了转捩点。当时,中国的人均GDP仅相当于国际平均收入基数的67.5%,在人均收入没有明显增高的情况下。城镇家庭的真实收入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为灰色或隐性收入并不被计入统计,这部分收入中的70%被20%的少部分居民所占有。

而占到总人数约40%的中间收入阶层,其工作和其他收入,在剔除了通胀等因素之后,增长并不明显。对大部分职场新人来说,未来二十年内想要真正立足,基本上还是要依靠拼爹或拼老丈人。

说到拼爹和拼老丈人,就势必要说几句与楼市有关的内容。众所周知,中国过去二十年来城市化飞速的发展,最集中的体现在了城市里修建的高楼以及不断攀升的楼价。多年来的城市化进程,恰恰是拉大收入差距的罪魁祸首。

一般认为,城市化的发展有助于社会贫富差距缩小。因为城市是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的产物,相比较于财富分配与社会阶层静止的农村来说,现代化的城市给予每个人更多的财富机会,人们依靠在城市谋生从而获得收入大幅提升的机会也比农村要多许多。

但是,在中国,城市化的好处却在城市自身发展狂飙突进的同时,被不断升高的房价给消耗殆尽。对于中国的90后以及00后来说,如今城市化带来的红利他们并没有直接享受到,但是对于他们的父辈而言,他们那一代人却是城市化、人口红利、房价上涨的最直接受益者。

这个基本格局也就决定了今天年轻人不得不拼爹的理由。也就是说,人们嘴里常说的“社会阶层固化”,低收入者的后代依然陷入低收入困境,无法通过工作收入来实现财富增长等等现象的背后其实也是一种房地产陷阱。

中国城市化的最大成果之一,在中国就是房地产。过去十年来,房地产在极大的提升有房阶层的个人财富同时,却也像绳子一样紧缚住未来财富的继续增值。中国内地也是平均买房年龄最小的国家,据统计平均27岁就会有第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这在全世界所有国家当中,年轻是最轻的。但这种年轻的背后,却是巨大的经济压力。

在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房价与收入比早就已经达到了惊人的70倍。

据最近的媒体报道说,一个在当地的年轻人需要不吃不喝工作半年,才能足够买一平方米。其他的一线城市,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这样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期待年轻人指望有奋斗的动力呢?尤其是对于现在主要依靠劳动报酬的80后和90后而言,收入追上房价的可能性只是自行车追火车,越追越远。更不要说教育、医疗、育儿、养老等一系列费用。

根据一份抽样调查,人们普遍认为中下收入阶层很难实现收入的大幅提升,有超过75%的人认为,父辈的职业地位很大程度决定了子女辈的职业地位。超过73%的月收入在三千元以下的人士表示,自己的收入会和父辈一样,一辈子不会有明显的改善。

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呢?根据某些机构的预测,中国要想通过持续的创新来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大概需要十五到二十年的时间。这期间,年轻人感觉到财富积累无望的感觉还将常伴左右。

实际上,年轻人普遍感觉到“前途光明,出路狭窄”,除了标志着令人担忧的中等收入陷阱以外,还意味着社会公正的缺失。 现代微观经济学理论中的结果公正定理(Outcome Fairness Theorem)告诉我们:只要每个人的初始禀赋的价值相等,通过竞争市场的运作,即使个体追求自身利益,最后也可以导致既有效率也是公平的资源配置结果。现实却抽了这一理论一个大耳光。

本来,愈加深入的城市化进程会进一步弥合社会原本存在的不公平和差距,但现实的情况却是,城市化最终的结果是剥夺了年轻人未来二十年的真正机会。

人们将来或许还会消费心灵鸡汤和成功学,相信市场最终会带来财富的公平,也相信自己未来拥有大把机会。但最后的现实会告诉他们,即使你有个好工作,你也很难通过它来积累真正的财富。当年轻人意识到这一点之时,他们也便会失去继续奋斗的动力。

更多 《坐天观井》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专栏介绍

《坐天观井》

孙骁骥,80后评论人,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新闻系,《独立阅读报告》英国特约撰稿人,先后供职于南方报业集团及现代传播集团。

热门文章

更多


评论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