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中国真的是货币超发吗?

来源于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 钮文新 2016-12-13 星期二

中国央行“超发货币”好像是一个“默认事实”,真正的情况如此吗?

推荐阅读

中国央行“超发货币”好像是一个“默认事实”,包括许多金融专家在内,动辄就以中国M2超过150万亿元为由认为中国央行超发货币,而且把一切商品价格上涨都归罪于“超发货币”。

还有人经常把中国和美国的M2进行对比,认为美国M2不到80万亿美元,而中国却达到150万亿元,从而认定人民币超发。真是这样吗?这恐怕不仅是一个误解,甚至是在犯常识性错误。

按照基本常识。央行发行的货币叫做“基础货币”,而绝不是M2。所以,依据M2增长较快说央行“超发货币”这本身就是严重错误。实际上,中国基础货币发行长期稳定在25万亿元左右,因为今年以来央行拒绝“降准”,改用中期流动性便利(MLF)补充银行系统的流动性,所以基础货币供应量有所上升,但截止今年三季度末也不过29万亿元而已。

这个29万亿元基础货币规模比年初增加1万亿元,比去年三季度增加2.7万亿元。同时,2016年末,中国GDP应当在70万亿元以上。

多少基础货币应当创造多少GDP?没有理论依据。而实际上,这个问题因国而异。因为,各国的经济结构,金融结构差异甚大。比如美国,基础货币将近4万亿美元,GDP为18万亿美元,从比值看,美国1美元基础货币对应4.5美元的GDP,而中国1人民币基础货币对应2.4人民币基础货币。

这说明,中国货币效率远远低于美国。那是不是就可以说中国超发货币?不能。因为,中美两国的经济结构和金融结构完全不同。美国以服务业为主,中国以制造业为主,而服务业货币效率要远远高于制造业。

比如一个超市,流动资金贷款必不可少,但它基本用不着净资产,如果其现金流非常大,其负债率可以甚至可以超过100%。这还只是商品零售服务,如果要是金融服务业,那就更不得了,因为金融业的负债率可以高达资本金的几十倍。但制造业行吗?制造业负债率要是达到60%,那则属于负债率过高。由此可见,中国货币效率比较低,与其经济结构制造业为主密切相关。

再从M2看,中国29万亿元基础货币创造15万亿元的M2,货币乘数5.22倍;美国4万亿美元基础货币创造将近80万亿元M2,货币乘数20倍。为什么美国货币乘数远远高于中国?这同样是中美经济结构差异所致。我们的问题是:按照中国的经济结构是否允许货币乘数达到20倍?恐怕没人敢于给出肯定答案。

中国M2相对较高,其中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中国企业融资,贷款为主,而美国则是直接融资为主。这一点,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多次强调。贷款增加就会引发存款增加,从而引发货币乘数效应,于是M2就会增加。说白了,中国的M2是存款数据,根源是住户(绝大多数是中国老百姓)近60万亿元的存款。但美国是这样吗?美国的储蓄率不足5%,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是负1%。

这说明美国人有钱全花了,甚至是透支未来去消费。这也迫使银行更多地依赖债券市场融资,而不是储蓄。这就是问题:没有存款哪来的M2?所以,美国的M2统计与中国存在巨大差异。因此,不能随意比较。

另外,如果我们使用另一个比值,我们可能会发现另一种情况。中国150万亿元M2对应70万亿元GDP,M2/GDP为2.14;美国80万亿美元M2对应18万亿美元GDP,M2/GDP为4.44。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更有效率?美国流动性更加泛滥?

其实,美国的货币流动性到底有多大外人算不清楚。因为,美国关闭了M3数据,而它可能才是正确反映美国流动性的数据。因为美国信用太发达了,短期金融衍生商品的数量太大了。

中国房价上涨是不是货币过多有关?我认为,这是个严重的误解。客观地讲,房价上涨和楼市需求旺盛应当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首先是60万亿元的住户存款+住房刚需;然后是有钱人大量房地产投资+投机;第三是国际热钱的推波助澜+舆论。

最重要的是中国房地产投机与实体经济效益构成恶性循环——房地产价格上涨不仅推高工商业土地成本,而且推高劳动力成本,降低企业收益;反过来,实体经济效益越差,越推动资金流向房地产炒作。这和货币有关,但并不是“货币超发导致房价上涨”,而是“房价上升引发更多的货币需求”。

更多 《老钮财评》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老钮财评》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钮文新:1992年开始专业从事证券金融报道,1994年至1996年任《中国市场经济报》编委、副总编辑;1996年至2001年在中央电视台作为总编导制作大型系列片《走进国债》、《金融风暴》和《资本市场》。2001年进《财经》任金融首席编辑;2002年5月进《财经时报》任总编辑。现为: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 首席新闻评论员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