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中国货币政策别被SDR绑架

来源于 作者:商业见地网专栏作家 钮文新 2016-08-15 星期一

中国货币政策绝不能被SDR绑架,那将是中国经济的灾难。为什么在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的过程中,没有人告诉我们“外汇储备在M2中占比”这个数值应当是多少?为什么中国现在需要维系3.2万亿元外汇储备?哪个国家在执行这样的标准?

推荐阅读

看到一则报道,报道说:IMF建议中国的外汇储备应为M2的20%,但从实际情况看,目前外汇储备在M2当中的占比只有14%。这让我联想到“二季度那个奇怪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这份报告当中专门撰写了一篇专栏,并提出“频繁降准”会继续减低中国外汇储备的问题。是不是中国央行因此而不敢“降准”?不敢继续减少外汇储备?

但毫无疑问,不敢让外汇储备继续减少,势必绑架中国货币政策。因为,如果中国货币宽松,人民币贬值预期会导致资本逃逸,而一方面压缩中国外汇储备,一方面加高M2余额,是否降低外汇储备在M2中的占比,要看人民币贬值幅度多大,但我认为,人民币贬值幅度恐怕无法对冲外汇储备减少和M2增加的影响;如果中国货币紧缩,那将导致人民币升值,第一,国内经济状况不允许;第二,升值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未必会使国际资本愿意进入中国而增加外汇储备。

所以,这恐怕是中国不得不执行“中性适度”的关键所在。我同时认为,央行对IMF之所以言听计从,这与人民币加入SDR有关。毕竟,现在中国还没有正式加入,还要等到10月份。但我不希望这件事持续太久,因为中国货币政策不应当被长期绑架。

应当看到,国际上,针对中国经济净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数字。比如,金融危机之后,为了逼迫人民币升值,美国时任财长盖特纳迎合奥巴马的“再平衡”主张,提出“再平衡”的标准是:各国贸易顺差、逆差应当低于GDP的4%;比如,一个国家的政府债务规模不得超过该国GDP的3%,还有各种各样的债务安全线;现在又来了一个外汇储备占M2比重,这是个啥数?更奇怪的是,中国央行总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不管对中国经济有多大坏处,而一味去满足这些胡里八涂的、全世界看不到第二个国家执行的所谓“国际标准”。

真要是让“中国外汇储备对M2占比达到20%”,那M2得萎缩多少?外汇储备得增加多少?或者人民币得贬值多少?这怎么可能?没错,人家就是要给你出这样的难题,就是让你达不到,就是给你设门槛。很坏是吗?无所谓好坏,因为IMF从来都不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从来都是富人的打手。

现在的问题挺严重。过去,美国用人民币升值绑架中国货币政策,现在IMF又用SDR绑架中国货币政策,这还有完吗?当发达国家拼命放宽货币,拼命争夺国际资本的时候,偏偏拿中国开涮,而中国的一些金融人就偏偏接招儿,这样的情况何等残酷?去看看中国的经济现状,一方面是经济下行压力巨大,总需求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却是货币政策被绑住手脚,只能缩不能放。这不是自虐吗?当然是,但这是美国希望的效果。

我的意见是:中国货币政策绝不能被SDR绑架,那将是中国经济的灾难。为什么在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的过程中,没有人告诉我们“外汇储备在M2中占比”这个数值应当是多少?为什么中国现在需要维系3.2万亿元外汇储备?哪个国家在执行这样的标准?况且,人民币是否加入SDR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实际意义吗?如果有,请你们告诉老百姓是什么?而我看到的事实是,SDR打从发明的第一天,就是个废物,否则也不会有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用不着什么“理论推演”那些所谓的“理想状况”,没有,那基本属于痴人说梦。

所以,经济是很现实的问题,再丰满的理想都必须经得起现实的考验。我们不能有任何短期的闪失,那将会酿成长期的痛苦。因为,金融捕猎者不给你机会,只要你一时受伤,哪怕很快就可以伤愈,但立即就会面临生死考验,这就是丛林法则。所以我劝中央银行,一切为了中国经济利益的手段,都必须兼顾长中短,而绝不能总因为长期利益而放弃短期利益,结果你会发现,把短期加起来其实就是长期。

本文作者钮文新,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所开专栏《老钮财评》

更多 《老钮财评》 文章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老钮财评》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钮文新:1992年开始专业从事证券金融报道,1994年至1996年任《中国市场经济报》编委、副总编辑;1996年至2001年在中央电视台作为总编导制作大型系列片《走进国债》、《金融风暴》和《资本市场》。2001年进《财经》任金融首席编辑;2002年5月进《财经时报》任总编辑。现为: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 首席新闻评论员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