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山西煤炭行业困局诱发诸多社会安全隐患

来源于 作者:商业见地网专栏作家 马岳君(微信号:myjswx) 2016-07-28 星期四


推荐阅读

去产能视角下的山西经济社会调查(二)

稳定之危:经济风险转向社会

100多万煤炭工人转岗,企业停产、放假、轮岗、轮休……在这个经济持续低迷、断尾重生的过程中,对于山西来说,最大的压力不是经济收入的减少,而是风险从经济层面向社会维稳层面的转移。

一位“老政法”用四个字向记者形容当前的形势:压力山大。

矛盾纠纷易发多发

“效益好的时候,大家相安无事,但现在企业面临困难,很多矛盾纠纷就显示出来了。”晋煤集团一位中层干部这样对记者说道。

这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对于企业来说,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企地关系、村矿矛盾。多年来,煤炭企业都以企地共建或其他名义支持煤矿所在地乡村部分资金或逢年过节给村民发些白面、大米、食用油等福利,时间一长也就渐渐形成了惯例。如今煤炭企业效益不好,自身维持发展都困难,哪有资金来做这些事儿,这样一来,地方和群众就有意见了。“过去生产时煤矿开采导致塌陷沉降或环境污染是村矿矛盾主因,现在该给的钱给不了成了大问题。”

除了企地矛盾,企业自己内部也面临着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矛盾,最主要的就是多元化经营体制改革后部分工人的身份问题。

很多年前,一些大的国有煤炭企业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确定了抓大放小的战略,引入了由集团参股或控股,其他形式资本参与运作,企业实行自主经营的多元化经营思路,并在部分小型煤炭企业或支撑服务行业试行。如今有些企业效益不好,集团为了节约运营成本便准备撤股。

“当时改革得不彻底,特别是对工人的身份没有进行明确,现在突然撤股,工人不同意啊!他们现在就说当时来就是冲着企业的牌子来的,现在你要砸掉他们的饭碗!这种情况涉及人数众多,又不属于转岗范围,又不能一下子推向社会,企业处置起来就很头疼。”阳煤集团一位负责人这样对记者说道,即使属于转岗范围内的,一旦发不了工资或者安置岗位不合适,引发的都是大事儿。

除了上述两种情况,企业之间的债务引发的矛盾纠纷也呈现逐级上涨态势,仅阳泉某区县法院去年受理的民商事案件中,涉及劳资、借款、工程、工伤等类型的案件就上涨了近三成。

“这个很好理解。过去煤炭行情好的时候,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大家都有钱,结不了可以先欠着,但现在不一样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多少余粮了,所以就去要债了,但对方也没钱啊!最后就走司法程序到法院了,然后就又出现一个问题,法院判了,怎么执行呢?”一位法官这样告诉记者。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小哥老马》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马岳君,青年法制媒体人,中国人民大学刑事诉讼法专业法学硕士,从业前三年就获得全国综治好新闻一等奖、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全国法制好新闻一等奖。欢迎关注他的微信公众号:Myjswx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