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 BWCHINESE中文网RSS订阅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

在社交媒体时代,连政变都娱乐化了

来源于 作者:商业见地网专栏作家 孙兴杰 2016-07-18 星期一

埃尔多安半夜三更在FaceTime上呼吁人民上街抵制政变,足以说明,国家领导人也需要学会玩社交媒体,关键时刻要比枪杆子还管用。


推荐阅读

好好的周末让土耳其的政变给搅和了,借着自媒体,土耳其的政变实现了“全球直播”,先是政变军人说控制了政府,要建立“和平委员会”,几十个小时之后,埃尔多安现身伊斯坦布尔机场,开始逮捕政变军人。在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这次政变算得上是社交媒体时代的政变,军人们还没有社交媒体的思维,虽然精心准备,也没有取胜,反倒是埃尔多安半夜三更在FaceTime上呼吁人民上街抵制政变,足以说明,国家领导人也需要学会玩社交媒体,关键时刻要比枪杆子还管用。

算起来,埃尔多安在台上已经挫败了两次政变,上次政变还是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军队高层遭到清洗。这一次,短促的政变之后,军队被清洗是避免不了的了,埃尔多安在第一时间就认定这次政变是境外势力指使,身处美国的居伦运动的领袖法土拉•居伦则在第一时间撇清了与这次政变的关系。无论事实如何,埃尔多安都会以此为契机,清洗土耳其军方和安保部门中的居伦运动的支持者。

在社交媒体时代,连政变都娱乐化了,看看埃尔多安用手机发视频,还以为是玩呢。但是首都却出现了装甲车、坦克,还有F-16击落直升机,警察部队与政变军队之间的交火,这不是娱乐,是真刀真枪的战斗。革命,从来不是请客吃饭,政变也从来不是儿戏。还在度假的埃尔多安被政变了,说明总统对政变应该是没有太多的感知,也许是老埃对自己太自信了,或者对土耳其社会的变化失去了感知能力。幸好,他还掌握了社交媒体时代政治动员的利器,用上了视频,反过来看,政变的军人还是按照之前的老套路,占领广播电台、机场、要道,却忽略了对互联网的掌控,如果把电信掐断,老埃也就不能用FaceTime去动员支持者走上街头了。

从土耳其共和国半个世纪的历史来看,军事政变似乎是一种周期性的习惯,平均十年一次,前三次都成功了,而且军人已经化身为宪政民主的守护者,也是土耳其共和国国父凯末尔主义的捍卫者,那就是捍卫土耳其世俗化的道路。凯末尔以拯救土耳其的紧迫感,推行全面西化、现代化的建国方略,自上而下地革新土耳其的传统社会。在“救亡图存”的压力之下,土耳其的特性或者传统就被压制下来,凯末尔主义成为土耳其的主流政治思想。

在社交媒体时代,连政变都娱乐化了 商业见地网

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为之一变,土耳其寻找新的国家身份,尤其是埃尔多安主导的正义发展党的十几年时间里,土耳其作为的世俗国家的基础受到侵蚀,布鲁塞尔拒绝了安卡拉,而安卡拉也不屑于到布鲁塞尔,尤其是欧洲债危机爆发之后。奥斯曼帝国的旧梦在埃尔多安时代复活了。这其实是对凯末尔主义的反叛,这次政变,不仅是埃尔多安与军方之间的对决,更多的是土耳其两种政治传统的摊牌,关系到未来土耳其之路。

埃尔多安这些年,一是在整肃军队,二是发展经济,十年之间,土耳其的GDP从不到4000美元,跨越了1万美元的门槛,最近两年情况不太妙,又跌出了1万美元。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国际形势风起云涌,一个根本的变化就是多元权力中心时代来临,那些被现代性遮蔽的传统与惯性都出来了。埃尔多安主义就是迎合了这一潮流,不仅寻找土耳其作为大国的历史和传统,也顺应了中东地区政治思潮的变化。现在看起来,中东这股风潮是反世俗国家的,于土耳其来说,就是反凯末尔主义的。

微信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或构成投资建议。欢迎媒体或公众号转载BWCHINESE中文网内容,请务必按转载声明要求转载,违者必究。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货币棋局》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国际关系史博士,经济学博士后,多家知名媒体评论员,游离于政治哲学与政治经济学之间,钟情于多维度解析货币之谜。


更多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享全球商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