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在这里:

陈白露与干露露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司马平邦 2012-05-08 星期二

作者司马平邦撰文认为:干露露在北京车展,陈白露在人艺。她们都叫露露,只不过“露”的东西有所不同。

中文网

干露露在车展,陈白露在人艺。她们都叫露露,只不过“露”的东西有所不同。

干露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肆无忌惮地暴露的那份走红成名的女人野心,其实也挺让人佩服的,但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得到任何掌声和叫好,对于中国这个东方社会来说,显性的或者隐性的价值边际从来没有消失过,那些试图穿越那条边际的人,尤其是女人们,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可以依据的前例多不胜数。

比如《日出》里的陈白露。

在看北京人艺的这版新《日出》时,我忽然想,陈白露的个性和悲剧其实可能如此通感,如此必然,比如那个正在北京车展上敢露大露的干露露,她要追求的不正是陈白露一样的生活吗?

精致的话剧和粗糙的生活,需要彼此磨砥,或许能得出更为深刻的结论,比如听到陈白露的饰演者程莉莎在舞台上嘶吼着这段――以前这段台词好像很少听到这种戏剧式的表达:

嗯,也许名誉的看法,你跟我有些不同。我没故意害过人,我没有把人家吃的饭硬抢到自己的碗里。我同他们一样爱钱,想法子弄钱,但我弄来的钱是我牺牲过我最宝贵的东西换来的。我没有费着脑子骗过人,我没有用着方法抢过人,我的生活是别人甘心愿意来维持,因为我牺牲过我自己。我对男人尽过女子最可怜的义务,我享着女人应该享的权利!

中文网

应该说,这是可以给予所有干露露们挺腰壮胆的女人宣言,虽然出自半个多世纪前曹禺的手笔,但那份意思是通灵的,当程莉莎说到这里时,台下有隆重的掌声响起,但细听,那些柔软的掌声其实大多来自于女人。

中国脱离所谓的男权社会已经久矣,不知道为什么陈白露小姐如此撕心裂肺的女权宣言的共鸣效应为什么还能这么强。

现在听陈白露的种种“名句”,陈白露若真想让我,或者让我们感动,至少在假定性的一刻,她必须是陈白露,拥有陈白露的身段,拥有陈白露的脸蛋,拥有陈白露的酥胸和纤臂,男人们对这样一个如此戏剧化的女人从心里往外产生化学反应的前提还是那个字:爱。

更多 评论 文章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读者有见地》,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1 / 3

BWCHINESE中文网新浪微博战略合作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