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三”不过是一个真泡泡?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巩胜利 2010-05-06

在改革之前,美国的表决权超过16%,由于任何重要的决议必须由85%以上的表决权决定,所以美国仍然是一个可以否决任何议案的唯一超级大国。

BW中文网编辑:

据海内外媒体4月26日报道,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春季会议25日在华盛顿通过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投票权的改革方案,这次改革使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从目前的2.77%提高到4.42%,比以往几乎增加了一倍,是新中国60年至今的最高值时期,中国是世界银行最大股东美国、日本之后、位列第三大股东国。“第三大股东”,实际应用的机率微乎其微,只是一种象征的意义。据报道,此次改革中,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共转移了3.13个百分点的投票权,使发展中国家整体投票权从44.06%提高到47.19%;此次通过了国际金融公司提高基本投票权以及2亿美元规模的特别增资方案,使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公司整体的投票权从33.41%上升到39.48%。会议还决定世行进行总规模为584亿美元的普遍增资,提高世行支持发展中国家减贫发展的财务能力。

报道说,中国国家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和副部长李勇出席了这次有重要意义的会议。谢旭人在此次世行发展委员会会议的发言中指出:“世行的投票权改革方案体现了提高发展中国家在世行的发言权和代表性的要求,是迈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平等分享投票权的重要步骤。世行作为最重要的多边开发机构,应进一步强化减贫与发展的宗旨,提高资本充足率,优化内部结构与简化业务程序,帮助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谢氏强调了“平等分享投票权的重要步骤” 这一与众不同的寓意主题,意为这种“步骤”今后还有可能继续发生,将是中国的重要契机,但没有“国力”基石的支撑,这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平等”“投票权”又怎样“公正”?

长期历史以来,中国60年至今、是次在世界银行以及“投票权”增加幅度最大的一次。但这种大幅增加依然无法改变中国在国际场合长期一贯的势弱、“话语权” 微弱的现状。不管是在世界银行、还是G20等国际组织中、还是全球的任何国际场合,中国都还都是在主要“法制国家”——“市场经济地位”体制格外的唯一例外者。也就是说,中国要撼动美国第一霸权的国际地位,以及主流国家的主流议案,则最起码要达到或超过8万亿、10万亿美元以上“国民总收入”的国力,至少要超过美国年“国民总收入”的一半以上,也就是15—25年之后。英镑的全球“话语权”在世界横行了近200年,但还是无奈的衰落到将走向终结(英镑也面临着被欧元接替、退出历史的困境)……美元成全球第一“话语权”至今走过了70年多年时间,而中国在国际社会“话语权”的取得与建树,则需要一种有的放矢、几十年不断的国际环境建树、持续不断的长期努力才能成器。

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春季会议25日通过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投票权的改革方案,这一改革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世界经济政治版图的新近变化。本次改革中,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共转移了3.13个百分点的投票权。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从目前的2.77%提高到4.42%,成为全球唯一金融机构、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有历史数据显示,就世界银行的这4.4%左右“投票权”,有些国家就是历史的最顶点,有些国家则100多年都未改动或抵达,有些国家永远也无法企及,要知道世界银行组织是由全球180多个国家组成的一个大家庭。但对全球第一大人口、有13亿人的中国来说,却契机和想象空间则无与伦比,就看中国国力的成长和国际市场的未来博弈了。

与此同时,原来欧洲“三大强权”的“权力”则被削弱,德国的投票权从原来的4.35%减少到4.00%(处于各国第4位),法国从4.17%减少到 3.75%,英国也从4.17%减少到3.75%。美国维持15.85%的投票权,依然把持头把交椅。在亚洲国家中,日本从7.62%减少到6.84%,不过依然位列第二,印度从2.77%上升至2.91%,位列第七。这些国际财富“权力”的最新变动,而这几乎都取决于这些国家在全球经济的总量有关。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这里还有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即现在已经在全球成器的欧盟、欧元区是一个整体,欧盟是27国包括瑞士等国还有一些“投票权”,欧盟诸国“投票权”之和也接近15%,是唯一能够在世界银行、在“表决权”中能够与美国抗衡的另外一大主要力量。

这样一看,既便是中国处在“投票权”国家第三(或是第二)位置,也是在世界银行“权力”核心之外。象G20一样,中国毕竟只有其中的一票,中国在国际场合的“权力”翻倍、增加,不过是发达国家列强(特别是美国)无奈给予的一种真正象征,来满足“中国崛起”后急切寻求国际“话语权”的一种应对策略,这与中国真实实力根本无关、于中国(2009年国民总收入约为4万亿美元)近4倍——美国(2009年国民总收入约为14万亿美元)15.85%的“权力”比率与绝对独霸的“话语权”。佐利克在此次会后表示,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超过47%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他希望未来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与发达国家持平。这问题的尖端又来了:国际“话语权”“投票权”等等一向是与这些国家的“国力”直接挂钩,但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么多当然的“国力”支撑,又怎么能实施“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与发达国家持平”?这些的“公平”的“投票权”权力从哪里来?

通过这次“权力”变更,中国已经处于世界各国之第3位,位列美(15.85%)日(6.84%)之后,比以往几乎提高了一倍,从以往的2.77%提高到现今的4.42%。象德、法、英等国,历史上都有过超过4%投票权的时期,他们又能怎么样?但是,人们都无法回避的是,今日世界进入了“三大货币”主宰的世界的年代,即美元、欧元、中元(人民币),这三大货币占全球经济总量约80%(其中美元区与欧元区各占约32%左右,中元约占超过4%,此时以全球经济总量而判断),这三种货币覆盖全球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却占有全球超过80%以上的财富总量,占有全球经济市场和货币市场都超过80%以上的总占有量。于是,中国一直以来采取回避欧元的国略,这需要中国当局从根源进行一些重要的变化和调整。

更多 会员精华评论 文章

订阅《BWCHINESE中文网每日聚焦》资讯邮件(请观看样本 Click here)赢畅销书,只需一分钟 立即免费开通>>


欢迎您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推荐进《会员精华评论》,BWCHINESE中文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匿名 签名

会员评论数据加载中,请稍侯...

更多

1 / 3

1 / 3
分享到:

新浪微博

BWCHINESE中文网新浪微博战略合作

Business World, Business Wisdom